进击的傲娇

【加勒比/萨杰】礼物(萨拉查X杰克,短,PWP,一发完)

。。。【捂脸

孤光残影:

【加勒比/萨杰】礼物(萨拉查X杰克,短,PWP,一发完)


 


(感觉这俩就是肉个不停的节奏……我查了一下,大西洋里【加勒比海属于大西洋海域】是没有海蛇的,所以其实描述为海鳗更确切一些?但是,就是觉得蛇比较邪恶,适合萨大大的感觉,所以请无视我在生物地理分布上的漏洞吧233333,另外我的西班牙语只限于听得懂小姐和先生之类的,所以,欢迎捉虫…… @尖五 )


 


 


后脑勺撞到木质墙壁上的疼痛感令杰克呲牙咧嘴,但他还是得庆幸至少没被扔到礁石上去,不过那也不太可能,毕竟萨拉查上不了岸。诅咒随着三叉戟的毁坏而消失,取而代之的在波塞冬之墓里重生的亡灵,眼神邪恶,面容英俊,行踪不定。


等等,杰克翻了翻眼睛——亡灵不应该都是面目可憎么?长成这样简直是在海面上开出一朵白莲花的节奏,纯属犯规。


“你曾经是个军人,活着的时候。”杰克试图逃离狭小的船长室,但当他发现自己的裤子被萨拉查拿在手里时——天知道这个亡灵是怎么做到的——只得打消这个念头,“所以偷袭和强人所难,可不是你这种体面人该干的事情。”


“我在死亡里得到了永生,感谢波塞冬,这不是诅咒,而是恩赐。”扔掉手里那条脏兮兮的裤子,萨拉查掐住杰克的下巴用力把他向上提起,和军人强壮的体格比起来,长期饮食不定酒气缠身的海盗,身姿略显单薄,“在你这个臭名昭著的海盗面前,我用不着当个体面人。”


“嘿,长官,你现在是要上我,就不能说点好听的?”杰克用手捂住自己光溜溜的屁股,他觉得自己没猜错,他视力很好,即便是在鲸鱼油灯昏暗的光线中,他也注意到萨拉查那条大海蛇快要顶破裤裆的情况。


“我喜欢听你叫我长官,Losgorriones(西班牙语:麻雀)。”亡灵的表情十分享受,他甚至用母语表达了自己的喜悦,胯间的海蛇将灰色布料濡湿出一片痕迹。


杰克咧开嘴苦笑,镶着黄金的牙齿让他看起来更加市井,完全不是萨拉查记忆中的,多年前那个嫩的一掐一出水的小海盗。


但没关系,无论沾染了多少海盗的恶习,即便是容貌已被海风吹得沧桑,这个灵魂还是杰克·斯派洛,还是他的小麻雀。


亡灵唇舌冰冷地攫取着人类的体温,寒冷的吐息令海盗颈间爬起一片寒栗。


“你竟然还会喘气!”杰克语调夸张地叫着,无论身处何种逆境,他都不会放弃调侃对手,这是他的权利。


他擅于享受权利,他是船长,掌控一切是他的职责,他为此而生。


他曾经年少轻狂,意气风发,他也曾经失去一切,被掠夺被欺骗被抛弃,他的狡猾机警是天生的,他的世故圆滑是岁月的积淀。


他的一切,都在亡灵寒冷的叹息中化为虚无。 




麒麟臂发作的肉: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112431461870240




又是蛇精病彩蛋(生子提及,我就好这口,雷勿戳——)


 


被杰克一巴掌扇到脸上,萨拉查并不恼火。他离开的时间有点长,杰克生气也在所难免。


“以后别当着孩子这样。”亡灵抬手抚摸叼着手指熟睡的女婴,卷住她黑色的头发落下轻吻,“她真美,不是么?”


“美也是随我!抚养费,拿来!”推开他的脸,杰克一脸市侩地伸出手,“这礼物太贵了!我养不起!你知道她一天要喝多少牛奶么!?”


“这个如何,我想你会喜欢。”将一张藏宝图交到杰克手上,萨拉查满意地看到海盗两眼放光,“哥伦布的宝藏。”


“唔,这还差不多……”杰克咂咂嘴,掏出罗盘对着藏宝图确认航向,“什么时候出发?”


“随时可以,船长,不过……”亡灵举到海盗面前一颗纯白的,散发着迷人光泽的珍珠,“这个礼物你喜欢么?”


“又来!?”


杰克一把将藏宝图拍到了萨拉查脸上。


满船跑小崽子?这他妈别说哥伦布,就算波塞冬的宝藏也养不起啊!


 


真·END


 


我就是忍不住要爬墙啊……好不容易给傲娇船长找到CP了


对不起,彩蛋是我的恶趣味……


红心回帖,我遁了…… 



评论

热度(1779)